台灣50現代畫展第一展

朱為白

原名朱武順,畫名為白,寓意對自我生命原點的省思。1929年生於南京市。1948年隨國民政府軍隊來台,1959年開始持續參加東方畫會年度展出。朱為白以東方精神為其創作思想底蘊,並致力探究西方現代藝術形式,發展出獨樹一幟的創作語彙,即以刀代筆,在作品表面割劃出一道道痕跡,突破繪畫的平面性限制。1980年代開始,豐富的人生經驗使朱為白的創作心境亦愈加昇華,他以中國粗布、麻布為媒材,於畫面上割出一道道井然有序卻又各自相異的痕跡,表達自身對於宇宙、生命的感受。在生活中樸實無華的材料裡,朱為白看見東方精神的底蘊,創新現代藝術的思想及形式。

1981

朱為白最為人熟知的創作語彙,莫過於他以刀代筆,於簡潔、單一的白紙上,割出一道道別具心裁的痕印。此作於創作方式及構圖布局上,堪稱其經典代表作品。其運用多層重疊的白紙,以刀代筆,割出一道道如蜈蚣肢骨大小般的紙痕,並將之掀開,使畫面瞬間深具高度的空間感。朱為白以中國傳統紙雕為創作發想,回應了現代藝術繪畫平面性的課題。

無相有相

1970

現今對於朱為白藝術成就的認知,多半停留於其著名以刀、紙為主的作品。然喜於嘗試各種媒材技法的朱為白,於1960年代中期至1970年代間,也曾創作一系列版畫作品,顯見其藝術觸角之廣泛。此作延續其對「大象無形」的思考,由半具象的圖像構成,濃郁的色彩、層層重疊的圖像,營造出不斷向上延伸的視覺動感,足見其對於平面繪畫要訣的掌握。

1990

早年離鄉背景、隨軍隊來台的遷移經驗,使得朱為白於無常中領悟人生真諦。此作中,他以刀代筆,於黑、白二色紙張上留下一道道刀痕,密密麻麻起伏的紙雕,規律割破畫面的動作,彷彿人生中不斷重覆上演的劇碼,如何以不變應萬變,「大象無形」成了詮釋朱為白作品的最佳途徑。

春耕系列-7

2013

作為此次參展的最新作品,朱為白將「空無」此一概念發揮至極致。此畫中,朱為白以白線為畫筆,於畫紙上來回穿梭,下方井然有序的白線如同作品《春耕》的意象,令人聯想農人於初春時分辛耘耕種、無謂烈日當頭的身影。朱為白將白線尾端固定於畫紙後方,畫面上一條條豎立的白線,隨光影產生各具姿態的陰影變化。

天地

1994

延續自身創作的基礎色調:紅、黑、白三色,朱為白於此作中以白色為底,畫面上方則貼上一層黑紙。朱為白以刀割出一道細長痕跡,露出底下的白色,此道線如同暗示天地之界。尤為特殊的是,朱為白運用黑紙黏貼時產生的皺紋,營造整體畫面的律動感,如同天地間一股不可言喻的能量。間於其中的紅色,如同俗世間的思想,與宇宙能量相互牽引、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