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50現代畫展第二展

劉獻中

1950年生於台北,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曾任第二屆台北畫派會長。從早期工筆寫實經驗至今,劉獻中即創造了屬於個人的繪畫語言。作品由「花」、「墨鏡」到「顯象幕」系列,嘗試運用多樣媒材表現「性圖像」,寓意象徵、隱喻、展現、不明至矛盾階段性結構。畫面構圖由正面、中央的滿格佈局,到運用並置手法壓縮不同的時空。試圖製造國際本土之現代美學符號,探索新東方美學精神的「梭時空」合成圖象,並以畫作作為對現今社會怪象的反省與批判。

她,花很大!

2012 / 油畫、布 / 45 x 86.5 (8+10F)

此作以兩幅並置的畫,呈現出語言與圖象符號間的指涉關係。劉獻中運用兩種不同的描繪技法表現:左幅以平塗手法描繪花卉圖案,色彩對比濃烈;右幅以幾近單色調的處理,筆觸狂放,描繪一躺臥床上的肉感裸女。標題與畫作對照,劉獻中取花的意象與花費的「花」同音,來影射眼前這位性感女性揮霍無度的生活,亦含對當今社會現象的批判之意。

奈何天

1996 / 壓克力、紙 / 55 x 60 (12F)

此作中,以美國作家-傑克.倫敦的小說為藍圖,劉獻中挪用故事中賽車手與愛人的形象,加以轉化,再以繪畫作重新詮釋。此作中的女子注視著畫外,銳利的雙眼流露出堅毅的性格,與過往表現肉感美女的「性圖像」頗有差異。延續電視螢幕的描繪效果,運用圖像化、平面化的表現方式,劉獻中在畫面上自由地拼貼、形構圖象與文字,可見後現代主義思潮對其創作的影響。

鎮宅平安

1996 / 壓克力、紙 / 53 x 45.5 (10F)

劉獻中的作品由「花」、「墨鏡」到「顯象幕」系列,嘗試運用多樣媒材表現「性圖像」,寓意象徵、隱喻、展現、不明至矛盾階段性結構,以畫作對社會怪象進行反省與批判。此作直接描繪電視螢幕中的影像,閃爍的螢幕中,女郎以誇張的躺臥姿態佔據了整個畫面。劉獻中以詼諧的手法,巧妙地運用鎮宅平安符,為重要部位打上馬賽克。文字與圖像結合的圖示畫,披露著網路電視世代的資訊亂象。

黑面琵鷺

1995 / 油畫畫布 / 53 x 45.5 (10F)

二十年以來,身材豐腴、姣好、魅惑人心的女體成為劉獻中一貫的描繪主題,只見紅唇不見臉是這些女人共同的特徵。對劉獻中來說,去除眼睛而著重於形體的描繪,使得這些身體成為普遍的、共同的身體,而非單一指向的個體。此作靈感來自於都市中,寂寞單身女子的生活寫照,背景以閃爍的平面電視機,播放著黑面琵鷺的影像,兩種影像存在著一種疏離、斷裂。

不屬於一個男人的女人

1992 / 油畫畫布 / 53 x 45.5 (10F)

自早期工筆寫實經驗至今,劉獻中即創造了屬於個人的繪畫語言,以多樣媒材與形式來描繪「性圖像」。此作中,透過墨鏡的反射,可見這位唇紅齒白的男子,欣賞著一具豐腴、展現魅惑之姿的女體,而開懷地裂嘴大笑。劉獻中以畫作暗喻著人性的貪婪,並嘲諷影像資訊過於氾濫的當今社會中,慾望與影像生產間,一種無止息的循環關係。

秋波情涵

1989 / 油畫畫布 / 45.5 x 53 (10F)

「墨鏡」系列為劉獻中十分著名的作品,以寫實手法細緻地表現戴著墨鏡的男男女女的特寫臉龐。這些男女的臉面通常以滿格或出格的方式,佔據整個畫布的畫面。墨鏡遮住了他們的雙眼,墨鏡玻璃反射出花卉、裸女等形象。此作中,花卉代表著女性的生殖器,劉獻中以象徵性手法,將現代人類內心蠢蠢慾望生動地描繪出來。 透過墨鏡反射出的影像,是紛擾的外在世界的折射,也是普遍人類內心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