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50現代畫展-黃金年代

陸先銘

簡歷:
1959年出生於台北市。1982年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1985年加入宣言以歷史的再閱讀、美術史的再閱讀、表徵大眾文化價值為目標的藝術團體「台北畫派」。歷任華岡現代藝術協會、台北畫派、悍圖社會長。1981年榮獲雄獅美術新人獎首獎、1992年獲台北現代美術雙年展首獎、2002年獲廖繼春油畫創作獎首獎。重要個展:2003「台北‧新‧人類」,台北市立美術館,台灣。2014年「無聲之城:1984 - 2014年的台北」,今日美術館,中國。2015年「浮城過影」,台北當代藝術館,台灣。其展覽紀錄豐富,涵蓋國內外各大美術館、畫廊,多年來已逾百餘次,作品且獲德國路德維國際藝術論壇等各大美術館、博物館及私人收藏。

介紹:
陸先銘二十多年來的創作內容,一直鎖定在他生活空間環境中所糾結的文化省思,未曾改變,其都會寫實作品,創造了無人可與之並提的鮮明風格。他從變化中的現實都會生活環境取材,以台北大都會此起彼落的高架橋為主題的系列創作:伸向天際的高樓、施工中的鋼骨鐵樑、到處伸展蔓延的高架陸橋等,依序勾勒出台灣在邁入新世紀後,社會底層某一種堅實特殊的文化造形。他描繪著龐大、硬邊的城市建築物,建築體的狂囂似呼遮蔽、吞噬了人性,鬱重的灰藍色調讓人感到冷酷不安、疏離與詭異。雖是記錄著城市的時空景貌,其實是對現代都會生存環境的批判與質疑,將熟悉的台北,蛻變成一個如警世預言般的世紀末圖像。

此次參展的四件作品,是陸先銘三十多年來的創作核心,他一直鎖定在其生活空間環境中所糾結的文化省思,未曾改變,希望藉著不同時期的人文觀察、心境變遷、研究角度,創作的系列作品,依序勾勒出台灣社會裡層某一種堅實特殊的文化造形。他以古典戲曲遊園驚夢為題,四幅畫中四時、四草(梅蘭竹菊)作為借古寓今的依託,有別於早期創作中冰冷的城市建築景觀,他將目光轉向內在精神的主體,看似光鮮亮麗的植物作為人的象徵,但卻被侷限在狹長的作品空間中,每一處景色都是城市生活的一個片段、一個無法挽回的瞬間,頗有「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的孤獨感。

此次參展的四件作品,是陸先銘三十多年來的創作核心,他一直鎖定在其生活空間環境中所糾結的文化省思,未曾改變,希望藉著不同時期的人文觀察、心境變遷、研究角度,創作的系列作品,依序勾勒出台灣社會裡層某一種堅實特殊的文化造形。他以古典戲曲遊園驚夢為題,四幅畫中四時、四草(梅蘭竹菊)作為借古寓今的依託,有別於早期創作中冰冷的城市建築景觀,他將目光轉向內在精神的主體,看似光鮮亮麗的植物作為人的象徵,但卻被侷限在狹長的作品空間中,每一處景色都是城市生活的一個片段、一個無法挽回的瞬間,頗有「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的孤獨感。

此次參展的四件作品,是陸先銘三十多年來的創作核心,他一直鎖定在其生活空間環境中所糾結的文化省思,未曾改變,希望藉著不同時期的人文觀察、心境變遷、研究角度,創作的系列作品,依序勾勒出台灣社會裡層某一種堅實特殊的文化造形。他以古典戲曲遊園驚夢為題,四幅畫中四時、四草(梅蘭竹菊)作為借古寓今的依託,有別於早期創作中冰冷的城市建築景觀,他將目光轉向內在精神的主體,看似光鮮亮麗的植物作為人的象徵,但卻被侷限在狹長的作品空間中,每一處景色都是城市生活的一個片段、一個無法挽回的瞬間,頗有「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的孤獨感。

此次參展的四件作品,是陸先銘三十多年來的創作核心,他一直鎖定在其生活空間環境中所糾結的文化省思,未曾改變,希望藉著不同時期的人文觀察、心境變遷、研究角度,創作的系列作品,依序勾勒出台灣社會裡層某一種堅實特殊的文化造形。他以古典戲曲遊園驚夢為題,四幅畫中四時、四草(梅蘭竹菊)作為借古寓今的依託,有別於早期創作中冰冷的城市建築景觀,他將目光轉向內在精神的主體,看似光鮮亮麗的植物作為人的象徵,但卻被侷限在狹長的作品空間中,每一處景色都是城市生活的一個片段、一個無法挽回的瞬間,頗有「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的孤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