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50現代水墨系列二

吳學讓

吳學讓(1923-2013)生於中國四川。抗戰時期畢業於當時中國首屈一指的國立杭州藝校。50年後來台定居,作育美術人才無數。吳學讓的傳統工筆畫作涓秀典雅,山水畫鉅力萬鈞,而寫意花卉又錯落有致,帶著濃重晚清海派的筆韻。工筆、寫意、山水、花鳥無所不精。在傳統水墨的傳承之外,吳學讓也對水墨現代化的風潮有所思考與回應。初時他受兒童畫單純表現刺激而來的線條遊戲,結合書法與幾何符號,擬為「新派繪畫」;90年後他亦自中國的古典圖像與青銅器銘文提煉出大筆塗寫的抽象點線結構。今日觀之,吳氏現代水墨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米羅或是克利這樣的西方當代大師,然而他卻沒有特別去學習西式的抽象訓練。吳氏之現代水墨抽象,乃是一種足以超越國族、民族與地域的典範,明顯體現了東方藝術的創作途徑可全然與西方無涉的道理,這無疑為中國書畫美學豎立了一座巨大的美學里程碑。

結伴出遊

2011 / 墨彩紙本 / 45×122.5 cm

不同於許多的現代水墨畫家,吳學讓並沒有受過正式的西方抽象藝術訓練,而是透過不斷地摸索和嘗試,開闢新局。他自長年浸淫的篆刻佈局、篆書線條發展出各種禽鳥姿態,也即眾人熟知的六口之家和鴨鵝符號,以詼諧逗趣的筆法表現出對童年的回憶以及對生命的知足,兼具幻想與幽默感,並由此建立他的現代水墨畫風典範。

黃昏獨坐海風秋

2004 / 水墨 紙本 / 94×59 cm

90年起,吳學讓開始將符號與幾何概念導入書法中,以一詩句作引子,來構成畫面的基本造形,如寫「黃昏獨坐海風秋」,寫完後就字裡行間的變化再組織,其中隱藏了無數自然生動的心靈空間,隨墨跡所造成的空間力量牽引,不受理性支配而憑本能與想像,隨著心情起伏、情緒流轉而盡情地揮灑,將原本的書法結構不斷解構再重組,在此過程中,一個有機的,靈動的根本形象才慢慢浮現,這是幾經轉折,衍化而終於誕生的「胸中塊壘」。

龍圖

2009 / 墨彩紙本 / 90×74 cm

吳學讓對古典的興趣和研究範圍並不劃地自限地侷限在美術中,在文物考古或是古典文學方面,皆具有相當程度的浸淫與造詣。龍圖之系列早自70年代起發端,吳學讓運用了類似新石器時代彩陶魚紋、蛙紋的圖案,顯示畫家對擷取遠古圖騰本身已有高度自覺。這些由鐘鼎彝器紋飾架構出的畫面,仍假藉書法來引發靈感,而後隨型態、色彩、意念的不斷擴張、重整,令人興起至無意(象)而實有所不能不盡之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