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50現代水墨系列二

徐術修

1927年生於四川, 1950年移居台灣,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徐術修是水墨畫家,也是有名的老莊思想研究者,經常受邀參與國際學術研討會。幼年成長於家中開設的瓷碗工廠,隨著工廠畫師彩繪瓷碗開啟了繪畫之路,又受名家黃雨岩啟發,為爾後的水墨繪畫奠基。他被稱為「當今哲理畫宗」,對徐術修而言,畫畫如同修行,他在繪畫創作中創立了新的自我藝術觀、哲學思想、東方佛學的啓示和玄談,藴涵意境,玄妙逍遙,在技巧革命上,他創新發明了水印技法,將其運用於水墨山水畫上,並在發揚傳統水墨乾、濕、點、染、教、枯、破、潑、渲的傳統技法上,突破舊有的皴法侷限。其山水畫,大氣磅礡,意境深遠,融匯中西,傳達出四海為家,大器且慈悲。鮮明的個人繪畫語言,使已故作家商禽形容徐術修為「把風景畫在水面的藝術家」。

戰後

1970 / 水墨 / 50 x 60 cm

徐術修不斷實驗抽象水墨,發明了著名的水印拓法。剛開始時,他將墨汁潑在紙上,後來把墨汁澆在水面上,以綿紙拓取下水面上,墨因在水面上流動,產生的有機紋路,他自己說他把風景從水面上抓下來,奠定了鮮明的個人繪畫語言,也拓展了傳統水墨的技法,打破我們對水墨表現的想像。徐術修走過中國內戰,隨國民政府來台,〈戰後〉一作是記憶印象,畫面中心如雲霧的奇幻,即是水印拓法的效果,圍繞四周的抽象結構圖形,像武器,像村落,像枯枝殘景,歸於平靜的戰後畫面,猶如抽象的影像乘載著無法將之遺忘的故事。

石語

1990 / 水墨 / 135 x 69 cm

劉國松曾讚賞徐術修四十年來,他不停的研究、實驗、創作,分析他的作品,突破『筆墨』就是一切繪畫的基本元素,以水拓的方法創造出『點、線、面、色彩』,不是用『筆』寫、畫。張大千說,「現在看徐術修的畫﹐山不像山﹐水不像水﹐但是未來大有可為。」〈石語〉一作題文體現了徐術修道家的生命觀,「萬物山 山皆有情 動情之處在知音…萬物之情在趣取 觀之玄妙自生情」,水拓作出的抽象線與面之間,仍有山水的印象,線條和色塊在曲直轉彎間,轉換場景,微小如大理石表面的有機紋路,巨大如浩瀚宇宙。

道法自然

2014 / 水墨 / 90x112 cm

對徐術修而言,“畫畫就如同修道”,透過繪畫創作的實踐,他創立了自我的藝術觀,形塑其哲學思想。〈道法自然〉說明了徐術修道家的生命觀,他兒子徐乙澤曾描述父親作畫的情境,他說父親練習氣功不久後,體內如同產生一股暖流聚於丹田之處,此時作畫,畫面中一小火炬開展出各式奔分的繪畫結構。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藝術系李鑄晉教授也曾說﹕「徐畫﹐試想在中西繪畫交流中﹐創立一種自我的新藝術觀。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中古時期的歐洲裝飾美﹐亦可看出東方佛學的啟示﹐許多玄談﹐在他的筆下成了景觀。」;徐術修讓墨汁流轉翻轉,恣意變化,在變化莫測間,體現道法自然,天地陰陽,虛實相生,剛柔並濟之道。

黃龍洞武陵原

2000 / 水墨/ 138x72cm

在中國和台灣兩岸改革開放觀光之後,徐術修跑遍大陸名山大川,作畫主題又回到山水,完成〈黃山〉、〈華山〉、〈張家界〉、〈孔雀園〉等十多件作品。黃龍洞武陵原為世界熔岩奇景,位於湖南張家界。此作完美展現畫家筆墨純熟的技法,水分與墨色掌控自如,用筆使氣非力,結構間隨筆流轉暢快,石濤面貌多變間流露出自然豪邁的性格,已達忘我。在具象、抽象與寫實間,描繪出奇幻想像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