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I GALÉRIA ISSUE 01 何肇衢

jackal_20130731171644170

何肇衢,淡水窗外,1992,120x131cm@台開築空間
於此作中,何肇衢大膽運用紅與綠、黃與藍此兩組對比色,畫面色調鮮明而不衝突,如同純真孩童隨心所欲描繪其眼中所見的單純世界。何肇衢的畫友知音劉其偉,曾以「開放空間」形容何肇衢的畫面構圖,此作亦精準掌握河道彎曲綿延、與海口接合為一的無盡之感,令人望之開懷。


時代,是人交織的故事-戰後台灣現代美術系列

台灣美術史的現代化歷經了兩個階段:自日治時期西方與日式美學交融的承襲,至中國傳統和現代化藝術的潮流互動。島嶼上的藝術家,面對外在環境的敏感觀察,和新思潮注入後引發的論辯與激盪,融合內在心境與個人生命歷程的轉化,蛻變成珍貴的島嶼藝術文化資產。
 
循著台灣戰後50年的藝術家的生命故事,我們得以看見藝術家的靈魂如何在時代的動盪中萃練出最璀璨的光芒。《戰後台灣現代美術系列》專題,以築空間五位策展人為開端,介紹各自的藝術旅程,帶出「現代藝術在台灣」視角,以其創作表現回應當時時代的背景和思考現代藝術的方式。更重要的,踏著生命的步伐,讓我們得以看見時代的故事。

何肇衢-以情紓景,展現性靈

藝術家的作品可以看到個人背景、時代風貌等蛛絲馬跡。台灣歷史背景的特殊性,讓一幅藝術作品訴說的不只是大的政治策略框架,也同時是社會文化的累積過程。以歷史進程而言,日據時期第一波現代藝術思潮的引入,由官辦美展以及民間畫會的強力主導,主要以傳統寫實風格為大宗;戰後現代主義的第二波衝擊,引發諸多現代美術的討論與激盪,無論是西方的野獸主義、抽象表現主義、立體主義的風格,帶給台灣藝術界相當大的影響。台灣的創作者吸收了新的西方創作觀,表現出台灣在地獨有的風格,演繹出現代美術新風貌。

 

何肇衢的畫作色彩鮮豔,畫面分割的處理與藝術史上的立體派和抽象繪畫有所呼應。題材多著墨風景、固定景點的多重再詮釋,展現出跳脫既定創作的框架限制,追求自由之精神。何肇衢的創作在80年代以前與畫壇思潮緊扣,透過觀看何肇衢的生命經驗和創作風格,提供我們認識台灣戰後現代美術的發展軌跡,以及藝術家如何精進思考自己與藝術的關連。

 

marchtu_20130809125648843

何肇衢老師攝於淡水工作室@台開築空間

1931年生於新竹縣芎林鄉五龍村,畢業於台北師範學院藝術科(現台北教育大學),1957年開始屢獲獎項,持續參加國內重要美展。小時候因家裡窮困,身為老大必須常常陪著母親到田裡工作。父親是民間佛像畫師,何肇衢偶爾會在旁協助上色。自小受到自然觀察與父親對色感的敏感度,是繪畫比賽常勝軍;而後考上台北師範藝術科,畢業後擔任北師附小的美術老師。

對繪畫的天賦和家庭教育薰陶,何肇衢在當時台陽與省展中屢屢拔得頭籌,在畫壇的地位於焉建立。對藝術的熱愛,何肇衢求知若渴四處蒐集國際藝術家的畫冊,從中汲取思考創作方式。當時的畫風仍可以看到在顏色的運用上偏暗藍色調,構圖偏重具象事物(註:參閱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何肇衢台陽美展獲獎作品《後窗》(1958))。1964年因參展遠赴東京,看到當時在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辦的畢卡索畫展,立體派繪畫對形體的解構帶給何肇衢非常大的震撼,成為他開啟繪畫新階段的契機。(註1)

 

60 年代何肇衢發展出我們所熟悉的獨特風格:線條分割的幾何結構、色彩鮮明而和諧的風景。以黑色輪廓線與藍、黃、紅等原色塊狀分割,表現出開闊的空間感和形體上的動態。何肇衢使用油畫厚塗的質感表現,在鮮艷的顏色以及俐落的線條中間調和出一個平衡。不同於西方立體派造型上的反動和破壞重組的視角,何肇衢的取徑擁有東方謙和的胸懷,反映出藝術家獨有的視野和心境。

 

從寫生出發,不全然受到景象的拘束,從眼前事物找出新的造型與色彩,傳達出他對心境的強烈描寫。這樣的感性思考,對繪畫思考的點具焦在經營畫面的空間,嘗試將色彩與內容簡化到極致。劉其偉曾用『開放空間』形容他所感受的何肇衢將肉眼所見在畫布上伸展開來的作風。70-80年代,何肇衢悠遊世界各地,跟隨著崇敬的藝術大師腳步謙虛探索、發掘新的詮釋方式,歐洲的遊歷,轉化他對繪畫題材的看法,主題趨轉向台灣在地的土地關懷。

 

註:
1.郭孟喻,〈光復後台灣西畫家淡水主題風景畫之研究(1946-1995)-以廖繼春、張萬傳、蔡蔭堂、廖德政、何肇衢五位畫家為例〉,頁132-147
2.顏娟英,〈台灣早期西洋美術的發展〉,《台灣視覺文化-藝術家二十年文集》,頁29-47

參考資料:
郭繼生,《台灣視覺文化-藝術家二十年文集》,1995/5/1,藝術家出版
陳長華,《寫景˙抒情-何肇衢》,國立台灣美術館策畫,2013/11,藝術家出版
台開築空間數位藝廊何肇衢專訪 https://goo.gl/rn8K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