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處–李宜亭個展

台開新秀藝術家-李宜亭

1989年出生於台灣台北,2014年取得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型設計系研究所藝術創作組碩士學位,目前持續努力創作,作品主要以半抽象形式表現。

【展覽】
2018 一處–李宜亭個展,築空間,台北,台灣
2018 未來進行式-2018台開新秀群展,築空間,台北,台灣
2017 第21屆桃城美展‧嘉義市文化局,台灣嘉義 
2016 當代一年展‧ 花博藝術展覽館,台灣台北 
2015 台中市第十四屆全國百號油畫大展‧台中港區藝文中心,台灣台中 
2015 【記憶之門 ─ 童年與成長回憶】主題展‧國美館藝術銀行,台灣台中
2014「色域互滲」李宜亭創作展‧中山公民會館,台灣台北(研究所畢業發表) 
2014「DEAR x DEER」李宜亭創作展‧帕帕拉夏藝文中心,台灣台北(研究所畢業發表) 
2011「GEISAI TAIWAN#3」‧華山創意園區,台灣台北
2010─99年台中市第九屆全國百號油畫大展‧台中港區藝文中心,台灣台中

我去看了一場雪

一條未退冰的路,通往何處? 去年我去看了一場雪,我從來沒看過真的雪,但我從不嚮往,它也不是這趟旅程的目的,應該說我遇上了一場雪。 當我看到山頭的雪,樹梢的雪,路邊的積雪,被風吹落的雪,雪中的景色一點都不真實,那種暖陽下的零度也不真實,一切看似美好,清晨與入夜後的冷風卻讓人不自覺的顫抖,空氣很稀薄,我深深體驗到了什麼是冷,我很怕冷,但此刻的我很悸動。 雪花一片片的飄進眼眶,代表冰雪的白色是很神奇的顏色,就像一張空白畫布,什麼都沒有,卻什麼都有可能發生,像是一種「希望」的象徵。 遠方一切看似美好,湖面凝結成一條路,不安全也不知道通往何處,沒有走過你將不會知道。

壓克力彩、畫布130×291cm 三聯福 2018

碎花叢1

創作就像是一種探索未知的旅程,也像落入了思緒的叢林,經歷了感受的迷路淹沒、低潮般地挖掘切割,最後透出來些許的光。 碎花叢系列以不同態度和角度去觀看花叢,我將植物當作場域,碎片般的思緒與情緒都包含在樹叢裡滋長。如碎花叢1和3以不同姿態飛越落入巨大的森林,朝著彼岸的天空,在花叢裡緩慢前進。 碎花叢2則是關注日常的不安,我們說創作是生活,當回到日常面臨每一個思考時,那花叢如同桌巾落下般造成的一場驚奇的意外,桌巾變成冰山,畫面中片佈的破裂玻璃瓶,漂浮的葉片與花,定格成不安的瞬間。 碎花叢4則以視覺上的錯覺,完成一個有趣的觀看,碎裂的花瓣原是遺留在地上,又像飄落的進行式,地上汙漬像流瀉的水流,俯視卻像是正面觀看的景致,表現出思緒涵蓋的多種面向,複雜層疊在「我」之中。

壓克力彩、畫布91x116.5cm 2017

碎花叢2

創作就像是一種探索未知的旅程,也像落入了思緒的叢林,經歷了感受的迷路淹沒、低潮般地挖掘切割,最後透出來些許的光。 碎花叢系列以不同態度和角度去觀看花叢,我將植物當作場域,碎片般的思緒與情緒都包含在樹叢裡滋長。如碎花叢1和3以不同姿態飛越落入巨大的森林,朝著彼岸的天空,在花叢裡緩慢前進。 碎花叢2則是關注日常的不安,我們說創作是生活,當回到日常面臨每一個思考時,那花叢如同桌巾落下般造成的一場驚奇的意外,桌巾變成冰山,畫面中片佈的破裂玻璃瓶,漂浮的葉片與花,定格成不安的瞬間。 碎花叢4則以視覺上的錯覺,完成一個有趣的觀看,碎裂的花瓣原是遺留在地上,又像飄落的進行式,地上汙漬像流瀉的水流,俯視卻像是正面觀看的景致,表現出思緒涵蓋的多種面向,複雜層疊在「我」之中。

壓克力彩、畫布91x116.5cm 2017

碎花叢3

創作就像是一種探索未知的旅程,也像落入了思緒的叢林,經歷了感受的迷路淹沒、低潮般地挖掘切割,最後透出來些許的光。 碎花叢系列以不同態度和角度去觀看花叢,我將植物當作場域,碎片般的思緒與情緒都包含在樹叢裡滋長。如碎花叢1和3以不同姿態飛越落入巨大的森林,朝著彼岸的天空,在花叢裡緩慢前進。 碎花叢2則是關注日常的不安,我們說創作是生活,當回到日常面臨每一個思考時,那花叢如同桌巾落下般造成的一場驚奇的意外,桌巾變成冰山,畫面中片佈的破裂玻璃瓶,漂浮的葉片與花,定格成不安的瞬間。 碎花叢4則以視覺上的錯覺,完成一個有趣的觀看,碎裂的花瓣原是遺留在地上,又像飄落的進行式,地上汙漬像流瀉的水流,俯視卻像是正面觀看的景致,表現出思緒涵蓋的多種面向,複雜層疊在「我」之中。

壓克力彩、畫布91x116.5cm 2017

碎花叢4

創作就像是一種探索未知的旅程,也像落入了思緒的叢林,經歷了感受的迷路淹沒、低潮般地挖掘切割,最後透出來些許的光。 碎花叢系列以不同態度和角度去觀看花叢,我將植物當作場域,碎片般的思緒與情緒都包含在樹叢裡滋長。如碎花叢1和3以不同姿態飛越落入巨大的森林,朝著彼岸的天空,在花叢裡緩慢前進。 碎花叢2則是關注日常的不安,我們說創作是生活,當回到日常面臨每一個思考時,那花叢如同桌巾落下般造成的一場驚奇的意外,桌巾變成冰山,畫面中片佈的破裂玻璃瓶,漂浮的葉片與花,定格成不安的瞬間。 碎花叢4則以視覺上的錯覺,完成一個有趣的觀看,碎裂的花瓣原是遺留在地上,又像飄落的進行式,地上汙漬像流瀉的水流,俯視卻像是正面觀看的景致,表現出思緒涵蓋的多種面向,複雜層疊在「我」之中。

壓克力彩、畫布72.5x91cm 2017

他方1

在角落一叢茂盛的植栽吸引了我注意,它搖曳自在,就好像這裡是屬於它的地盤,這種引發情感的角落是生活和空隙之間被啟動的真空思緒,它總是發生在佈滿日常碎片的生活場景中,在空隙裡的觸動是一種既乾淨且純粹的情感。 我觀察那些日常熟悉的盆景,他們總是被棄置在某個牆邊,不管有沒有人照料,仍有著很好的生長姿態,不畏懼任何威脅,訴說隨處可見的雜草也可以是一座森林,透過蜉蝣的世界觀,或許是前往他方的捷徑。我將自已縮小,那些隨機的、零碎的片刻,可能將思緒更加擴大無限,或許能藉此得到些許自由吧!?

壓克力彩、畫布60.5x72.5cm 2017

他方2

在角落一叢茂盛的植栽吸引了我注意,它搖曳自在,就好像這裡是屬於它的地盤,這種引發情感的角落是生活和空隙之間被啟動的真空思緒,它總是發生在佈滿日常碎片的生活場景中,在空隙裡的觸動是一種既乾淨且純粹的情感。 我觀察那些日常熟悉的盆景,他們總是被棄置在某個牆邊,不管有沒有人照料,仍有著很好的生長姿態,不畏懼任何威脅,訴說隨處可見的雜草也可以是一座森林,透過蜉蝣的世界觀,或許是前往他方的捷徑。我將自已縮小,那些隨機的、零碎的片刻,可能將思緒更加擴大無限,或許能藉此得到些許自由吧!?

壓克力彩、畫布60.5x72.5cm 2017

他方3

在角落一叢茂盛的植栽吸引了我注意,它搖曳自在,就好像這裡是屬於它的地盤,這種引發情感的角落是生活和空隙之間被啟動的真空思緒,它總是發生在佈滿日常碎片的生活場景中,在空隙裡的觸動是一種既乾淨且純粹的情感。 我觀察那些日常熟悉的盆景,他們總是被棄置在某個牆邊,不管有沒有人照料,仍有著很好的生長姿態,不畏懼任何威脅,訴說隨處可見的雜草也可以是一座森林,透過蜉蝣的世界觀,或許是前往他方的捷徑。我將自已縮小,那些隨機的、零碎的片刻,可能將思緒更加擴大無限,或許能藉此得到些許自由吧!?

壓克力彩、畫布60.5×72.5cm 2017

荊棘和花

在夜晚最美的時刻,我靜靜凝視著窗前,腦海的思緒像花;在冬季裡的睡夢中,我想像有一叢帶刺的花,嬌豔防衛似地如火焰,忽明忽暗不願絕望,它像某一部分不斷刺痛著自己,形同有些東西很痛,不會消失,一直住在寧靜的夜裡。

壓克力彩、畫布50×50cm 2016

低語

有一天我無意看到一張美麗的照片,攝像中的花海如此鮮豔和廣闊,令人嚮往,這般燦爛的黃,是每個人見了都會露出微笑的那種,我想留住這份喜悅,即使我知道底下有許多爛泥,也想踏入其中。

壓克力彩、畫布50×50cm 2016

盛開

「人」在開始時還沒有成為甚麼,只是後來才成為甚麼。 不能選擇出生,不能選擇性別,不能擁有想要的童年故事,直到有了認知, 直到懂了自己能選擇人生的份量,這樣一直累積歲月到終點,是否能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 我還記得曾看見一隻蝴蝶,在一片葉子上棲息,直到我意識到牠已死亡,像是決然回到了適合的歸屬,這是否為牠最後的選擇?雖然無法再追逐花朵,但始終還想喧嘩。

壓克力彩、畫布50×50cm 2016

透明森林1

心中懸浮著一座森林,有著不真實的色彩與可認知的形象,在我意識遊離的個人世界裡這些可辨識的與不理解的重疊成一夢境般自由虛幻的場景。 包圍、切割、透明與些許的光,它透明如水面的反射風景,它浮動在片段的思緒中,透過內心的窗,當外在與內在互相滲透疊影,抽離於身體存在空間,有著生長的姿態。 我們不能看見事物的本質,我們也無法擁有同樣的記憶。當外在與內在相互包圍,抽離於身體存在空間,這種既抽離又熟悉的關係,從交織到疊合,它會變成記憶,在此之前,那或虛或實的場域如情感與理性的牴觸、重構、交疊、再現,我以日常可見的現實形象衍伸為內在活動的風景。

壓克力彩、畫布130×100cm 2017

透明森林2

心中懸浮著一座森林,有著不真實的色彩與可認知的形象,在我意識遊離的個人世界裡這些可辨識的與不理解的重疊成一夢境般自由虛幻的場景。 包圍、切割、透明與些許的光,它透明如水面的反射風景,它浮動在片段的思緒中,透過內心的窗,當外在與內在互相滲透疊影,抽離於身體存在空間,有著生長的姿態。 我們不能看見事物的本質,我們也無法擁有同樣的記憶。當外在與內在相互包圍,抽離於身體存在空間,這種既抽離又熟悉的關係,從交織到疊合,它會變成記憶,在此之前,那或虛或實的場域如情感與理性的牴觸、重構、交疊、再現,我以日常可見的現實形象衍伸為內在活動的風景。

壓克力彩、畫布100×130cm 2017

透明森林3

心中懸浮著一座森林,有著不真實的色彩與可認知的形象,在我意識遊離的個人世界裡這些可辨識的與不理解的重疊成一夢境般自由虛幻的場景。 包圍、切割、透明與些許的光,它透明如水面的反射風景,它浮動在片段的思緒中,透過內心的窗,當外在與內在互相滲透疊影,抽離於身體存在空間,有著生長的姿態。 我們不能看見事物的本質,我們也無法擁有同樣的記憶。當外在與內在相互包圍,抽離於身體存在空間,這種既抽離又熟悉的關係,從交織到疊合,它會變成記憶,在此之前,那或虛或實的場域如情感與理性的牴觸、重構、交疊、再現,我以日常可見的現實形象衍伸為內在活動的風景。

壓克力彩、畫布 60.5×145cm雙聯幅 2018

織1

「我們的視線不斷搜索,不斷移動,不斷再它的周圍抓住些什麼,不斷建構出當下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景象。」- 約翰˙柏格《觀看的方式》 作品中並沒有形塑任何形象,我以筆觸和線條,時而刮除,埋出一條看不見的路。我覺得創作過程就像是一種探索未知的旅程,搜索著;移動著;感受著,不斷在迷路挖掘中,建構思想與畫面,將這情感過程織入我的內心風景。

壓克力彩、畫布72.5×121cm 雙聯幅 2018

浮光森林2

浮光森林系列表現空隙中的微光與情感,無意識性記錄流通的片刻,訴說我們一直都在各自的情感裡體驗這個世界。 浮光森林2以日常所見的大葉子為主角,如風掃過,我將之掏空,只剩下充滿空氣介質的搖晃葉片,表現所有感知受到刺激,從窗口滲透,浮動晃遊的光暈是情感和思緒穿過身體的過程。 浮光森林4描繪早晨的葉面上凝結成了冰霜,點點冰霜很透明,葉面如針一般纖細,只要我輕碰便可收集到一盒雨水,但我不想破壞此刻的和平。心想定格這不安定的狀態,想像在寂靜的黑夜,捕捉到一點點的星辰,意識慢慢被微光滲入,我將個人情緒狀態內化且變成了畫。

壓克力彩、畫布 72.5×121cm 雙聯幅 2018

浮光森林4

浮光森林系列表現空隙中的微光與情感,無意識性記錄流通的片刻,訴說我們一直都在各自的情感裡體驗這個世界。 浮光森林2以日常所見的大葉子為主角,如風掃過,我將之掏空,只剩下充滿空氣介質的搖晃葉片,表現所有感知受到刺激,從窗口滲透,浮動晃遊的光暈是情感和思緒穿過身體的過程。 浮光森林4描繪早晨的葉面上凝結成了冰霜,點點冰霜很透明,葉面如針一般纖細,只要我輕碰便可收集到一盒雨水,但我不想破壞此刻的和平。心想定格這不安定的狀態,想像在寂靜的黑夜,捕捉到一點點的星辰,意識慢慢被微光滲入,我將個人情緒狀態內化且變成了畫。

壓克力彩、畫布91×72.5cm 2018

雨林2

「當我們看著一片風景時,我們是置身在風景裡。」- 約翰˙柏格《觀看的方式》 人就像感情過剩的花朵,渴望雨水,並無知地生長,然後編織成一片森林,我描繪一種單色的絢爛,這是過程,是重複的人生,是走不出的花叢。 花開花謝,天邊一顆碎花,不為誰而腐化,那一朵朵盛開或腐朽的生命,相互簇擁在或虛或實的夢境,我試圖再現這一處的樣貌。

壓克力彩、畫布100×150cm 2018

落入花1

飄落的花腐朽後佈滿內外,如荒草叢生般滲透破壞,而後織成了一處風景。 多期望永遠能置身花中,這花落像雨,悄悄地遮掩了視線,花叢間流動的情感,也不斷在改變形態,然後花落下了。 此作延續以不同的角度去觀看,或虛或實的場域如同情感與理性的牴觸、重構、疊合,幻化為內在風景。

壓克力彩、畫布116.5×91cm 2018

一處2

「我們曾經有過夢:流浪、狂戀或歡唱。多數的人很快學會了謹慎,如此便能保證人類社會以目前的方式繼續演化不致滅絕。卻有另一些(形體上或精神上的)遊民,放不下自己的純美固執,在都市的底層或心靈的邊緣,持續那個浪漫得一塌糊塗、卻美麗高貴的夢。願我們也是。」-雷光夏《阿拉斯加之死》 從大學知道這件真人真事的故事後,我就把他的追尋放在心上,並透過文字影像等轉述他進入荒野的人生,我看見了他的曠野孤寂和完全的自由,我並沒有如他勇敢,但我也從中看見了自己的嚮往,感受到憂鬱和狂喜,我喜愛朝向未知悠僻的小徑,喜愛荒野中深沉的寧靜,夢中我走進很高很高的草,那種包圍使人感到安全,願精神上的追尋可以到達遠方,而我們總是在尋覓,總是在前往的路上,為了某一個靈魂而棲身。

壓克力彩、畫布116.5×91cm 2018

一處3

「我們曾經有過夢:流浪、狂戀或歡唱。多數的人很快學會了謹慎,如此便能保證人類社會以目前的方式繼續演化不致滅絕。卻有另一些(形體上或精神上的)遊民,放不下自己的純美固執,在都市的底層或心靈的邊緣,持續那個浪漫得一塌糊塗、卻美麗高貴的夢。願我們也是。」-雷光夏《阿拉斯加之死》 從大學知道這件真人真事的故事後,我就把他的追尋放在心上,並透過文字影像等轉述他進入荒野的人生,我看見了他的曠野孤寂和完全的自由,我並沒有如他勇敢,但我也從中看見了自己的嚮往,感受到憂鬱和狂喜,我喜愛朝向未知悠僻的小徑,喜愛荒野中深沉的寧靜,夢中我走進很高很高的草,那種包圍使人感到安全,願精神上的追尋可以到達遠方,而我們總是在尋覓,總是在前往的路上,為了某一個靈魂而棲身。

壓克力彩、畫布116.5×91c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