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水晶看世界系列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4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5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6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26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27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34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40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43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45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46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48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

水晶看世界- 49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水晶看世界〉伊始於2006年池上鳳珠行旅於亞馬遜叢林的一次特殊的體驗,在該區一座生產水晶礦的村子裡,池上鳳珠見識著水晶礦體中的微觀宇宙,從而思索人類的在面對自然中的卑微與渺小。〈水晶看世界〉不只意味著思想與視覺介面的關係,同時也意味著藝術家體悟自我與世界來往,與世界相互理解的互動關係。池上鳳珠著力在表層後端的不可見的層次以及從視覺來理解的巨觀與微觀極限上的差異,透過一種迸發、爆破的層層疊椱的色塊引領觀眾進入一個體驗光的空間。在畫面上,觀眾可以看見一種晶亮的材質透露出更為細碎繽紛的視覺體驗,有如行走於豔陽下的沙灘。透過這些金屬粉塵和大面積的撕裂色塊相互作用形成的拉扯張力,在一層層的空間中鋪設出一條走道,足以讓觀眾在巨觀與微觀的規模中漫步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