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系列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 B 62.63,64,65,66,67,68,69,70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 D 108,109,110,111,112,113,114,115,116,117,118,119,120,121,122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71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72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73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23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24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25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26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27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28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29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30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31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32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141

2015/壓克力於紙上

〈眼簾裡的幻化世界〉是池上鳳珠在巴黎求學期間對自己所見所思所起心動念的抒發,在海外遙想自己的故鄉、土地與親情。對於自己所不能見到而懷念的遠方,促成池上鳳珠對閉眼所思的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作品,透過這些簍空的紙張與線條勾勒出的輪廓,唯有在動念的一刻才越加清晰。這既是關於視覺之所見,也是關於我們的思維怎麼在我們所見之中流動的一次提問。這件作品也是池上一直以來將水當作自己思想的介面的成果,試圖透過理解水的生息、韻律與流動,讓自己能延伸到遠方,透過去體會水的滋養與溫潤,讓池上鳳珠能用更大的視野去關懷遠方的故鄉。觀眾能感覺到作品深刻的情緒,將高亢的線條凝聚在銳利的邊界上,我們能加深刻體會到這種只散發在我們閉眼時才看得見的光芒,也將只能在閉眼時緊緊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