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平面系列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咀嚼生命的時間

2011 / 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中國門神

2012 / 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三人組曲

2014 / 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清晨獨步的少女

2014/ 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純樸的鄉村姑娘

2015/ 複合媒材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風起 雲湧 生活

2014/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秋日遊

2012/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艷陽下的情侶

2015/複合媒材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等待

2014/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想念青草的牛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賣水果的西非洲女孩

2013/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叢林的符號

2015/複合媒材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臉的故事

2014/複合媒材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

沙漠的先知

2006/壓克力於畫布

此次展出的平面系列囊括了吳炫三最近幾年的創作,相較早期的作品中顯著的色彩與肌理,近期的作品則越加突出藝術家作品創作的直接性。著重在形體與線條之間的拉扯張力,擠壓與變形的形象之間產生的爆發力。長期以來,吳炫三選擇以一種不加修飾的粗獷而直覺的表達原始生命力的方式,其繪畫有如在力量的變化與陰陽的消長之間創造出一種質樸而具感染力的氛圍。在主題上,吳炫三講究對自我生命經驗的咀嚼、反芻出土地、鄉間情懷的感情與記憶,關懷與頌揚人類動物性的表現力。相較過往為人所知的白、紅鮮明的線條與色塊,此次更多透過藍、黑灰的色彩勾勒出混亂而原始的騷動。那有如塗鴉的、童稚而原生躁熱的情感表達也如同一隻隻利箭,終能深刻地刺向我們最柔軟的地方,彷彿我們依舊擁有那〈強烈生命力的一族〉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