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台開版畫典藏展(二)

李淑娟

李淑娟在師大求學時接觸到版畫,對一個沒有耐性的年輕人而言,當時她是不喜歡版畫的。事隔十五年後,2000年在西班牙留學的李淑娟再次接觸版畫,歷經工作、家庭和育兒的洗禮,少了年少氣盛,多了一種東方女性特有的溫柔與包容的堅韌態度來面對,因而找到了她日後的創作方向。李淑娟以版畫的形式與技法來呈現生活作為一種記錄,並於其中探討版畫創作的發展多元面貌,更於本質上間接了解複數的多樣性,而在創作的求異過程中達到了原創、質樸的境界,留學西班牙時,她在人們自由自在的生活態度下學習版畫,沒有任何包袱,也造成她的作品沒有固定的風格,心隨意走,自成一家。

小乖子和他親愛的媽媽

對李淑娟而言,「小乖子和他親愛的媽媽」則是記錄生活中與孩子相處的點點滴滴,是一種情感的反映與投射,也是一種寄託。黑與白的人物用色精簡,表現出傳統母性溫婉的氣質與韌性;「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則是藉由創作表達出關懷社會的渴切心情,以黑色為主調將現成物的形象簡化拼湊於畫面中,在印製版畫過程中苦悶與驚喜更是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2016年李淑娟更自費邀請來自秘魯的版畫家來台灣進行創作,以版畫及裝置作為行動美術館,到偏鄉小學與學童互動,藝術回饋社會的立意甚為感人。

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對李淑娟而言,「小乖子和他親愛的媽媽」則是記錄生活中與孩子相處的點點滴滴,是一種情感的反映與投射,也是一種寄託。黑與白的人物用色精簡,表現出傳統母性溫婉的氣質與韌性;「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則是藉由創作表達出關懷社會的渴切心情,以黑色為主調將現成物的形象簡化拼湊於畫面中,在印製版畫過程中苦悶與驚喜更是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2016年李淑娟更自費邀請來自秘魯的版畫家來台灣進行創作,以版畫及裝置作為行動美術館,到偏鄉小學與學童互動,藝術回饋社會的立意甚為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