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螺旋之舞系列

〈螺旋之舞〉系列試圖伸展水與色彩的現象與變化來呈現繪畫。是池上鳳珠自2010年〈凝固的竄流〉後持續探討繪畫材料物理特性的再次嘗試,透過「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池上鳳珠得以在繪畫的過程中注入對自己身處的環境、空間、時間、氣象、季節、溫度、濕度的感性感受。在這個系列中,水的意象具體、凝聚而強烈地交織出一張張富有層次的網絡,細緻地描寫出對自然的神秘、詭譎以及敬畏的態度。池上鳳珠關注水的文化含義,這份關注同樣可見於〈眼簾裡的幻化世界〉和〈青花瓷〉。強調水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的血液,而今水資源的缺乏與污染與麻痺需要藝術家不斷再次向人們提起申告。〈螺旋之舞〉是液體表面張力與池上鳳珠悉心的引導所創造出的成果,透過那鮮明的色彩與毫不間斷的動勢,讓觀眾能透過這一口口張開的網目,從中窺視那有若凝結,又有若游走的自然。

螺旋之舞系列 - PT 19

2014/壓克力於畫布

〈螺旋之舞〉系列試圖伸展水與色彩的現象與變化來呈現繪畫。是池上鳳珠自2010年〈凝固的竄流〉後持續探討繪畫材料物理特性的再次嘗試,透過「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池上鳳珠得以在繪畫的過程中注入對自己身處的環境、空間、時間、氣象、季節、溫度、濕度的感性感受。在這個系列中,水的意象具體、凝聚而強烈地交織出一張張富有層次的網絡,細緻地描寫出對自然的神秘、詭譎以及敬畏的態度。池上鳳珠關注水的文化含義,這份關注同樣可見於〈眼簾裡的幻化世界〉和〈青花瓷〉。強調水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的血液,而今水資源的缺乏與污染與麻痺需要藝術家不斷再次向人們提起申告。〈螺旋之舞〉是液體表面張力與池上鳳珠悉心的引導所創造出的成果,透過那鮮明的色彩與毫不間斷的動勢,讓觀眾能透過這一口口張開的網目,從中窺視那有若凝結,又有若游走的自然。

螺旋之舞系列 - PT 20

2014/壓克力於畫布

〈螺旋之舞〉系列試圖伸展水與色彩的現象與變化來呈現繪畫。是池上鳳珠自2010年〈凝固的竄流〉後持續探討繪畫材料物理特性的再次嘗試,透過「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池上鳳珠得以在繪畫的過程中注入對自己身處的環境、空間、時間、氣象、季節、溫度、濕度的感性感受。在這個系列中,水的意象具體、凝聚而強烈地交織出一張張富有層次的網絡,細緻地描寫出對自然的神秘、詭譎以及敬畏的態度。池上鳳珠關注水的文化含義,這份關注同樣可見於〈眼簾裡的幻化世界〉和〈青花瓷〉。強調水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的血液,而今水資源的缺乏與污染與麻痺需要藝術家不斷再次向人們提起申告。〈螺旋之舞〉是液體表面張力與池上鳳珠悉心的引導所創造出的成果,透過那鮮明的色彩與毫不間斷的動勢,讓觀眾能透過這一口口張開的網目,從中窺視那有若凝結,又有若游走的自然。

螺旋之舞系列 - PT 25

2014/ 壓克力於畫布

〈螺旋之舞〉系列試圖伸展水與色彩的現象與變化來呈現繪畫。是池上鳳珠自2010年〈凝固的竄流〉後持續探討繪畫材料物理特性的再次嘗試,透過「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池上鳳珠得以在繪畫的過程中注入對自己身處的環境、空間、時間、氣象、季節、溫度、濕度的感性感受。在這個系列中,水的意象具體、凝聚而強烈地交織出一張張富有層次的網絡,細緻地描寫出對自然的神秘、詭譎以及敬畏的態度。池上鳳珠關注水的文化含義,這份關注同樣可見於〈眼簾裡的幻化世界〉和〈青花瓷〉。強調水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的血液,而今水資源的缺乏與污染與麻痺需要藝術家不斷再次向人們提起申告。〈螺旋之舞〉是液體表面張力與池上鳳珠悉心的引導所創造出的成果,透過那鮮明的色彩與毫不間斷的動勢,讓觀眾能透過這一口口張開的網目,從中窺視那有若凝結,又有若游走的自然。

螺旋之舞系列 - PT 35

2014/壓克力於畫布

〈螺旋之舞〉系列試圖伸展水與色彩的現象與變化來呈現繪畫。是池上鳳珠自2010年〈凝固的竄流〉後持續探討繪畫材料物理特性的再次嘗試,透過「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池上鳳珠得以在繪畫的過程中注入對自己身處的環境、空間、時間、氣象、季節、溫度、濕度的感性感受。在這個系列中,水的意象具體、凝聚而強烈地交織出一張張富有層次的網絡,細緻地描寫出對自然的神秘、詭譎以及敬畏的態度。池上鳳珠關注水的文化含義,這份關注同樣可見於〈眼簾裡的幻化世界〉和〈青花瓷〉。強調水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的血液,而今水資源的缺乏與污染與麻痺需要藝術家不斷再次向人們提起申告。〈螺旋之舞〉是液體表面張力與池上鳳珠悉心的引導所創造出的成果,透過那鮮明的色彩與毫不間斷的動勢,讓觀眾能透過這一口口張開的網目,從中窺視那有若凝結,又有若游走的自然。

螺旋之舞系列 - PT 37

2014/壓克力於畫布

〈螺旋之舞〉系列試圖伸展水與色彩的現象與變化來呈現繪畫。是池上鳳珠自2010年〈凝固的竄流〉後持續探討繪畫材料物理特性的再次嘗試,透過「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池上鳳珠得以在繪畫的過程中注入對自己身處的環境、空間、時間、氣象、季節、溫度、濕度的感性感受。在這個系列中,水的意象具體、凝聚而強烈地交織出一張張富有層次的網絡,細緻地描寫出對自然的神秘、詭譎以及敬畏的態度。池上鳳珠關注水的文化含義,這份關注同樣可見於〈眼簾裡的幻化世界〉和〈青花瓷〉。強調水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的血液,而今水資源的缺乏與污染與麻痺需要藝術家不斷再次向人們提起申告。〈螺旋之舞〉是液體表面張力與池上鳳珠悉心的引導所創造出的成果,透過那鮮明的色彩與毫不間斷的動勢,讓觀眾能透過這一口口張開的網目,從中窺視那有若凝結,又有若游走的自然。

螺旋之舞系列 - PT 61

2014/壓克力於畫布

〈螺旋之舞〉系列試圖伸展水與色彩的現象與變化來呈現繪畫。是池上鳳珠自2010年〈凝固的竄流〉後持續探討繪畫材料物理特性的再次嘗試,透過「自動性技法」(Automatism),池上鳳珠得以在繪畫的過程中注入對自己身處的環境、空間、時間、氣象、季節、溫度、濕度的感性感受。在這個系列中,水的意象具體、凝聚而強烈地交織出一張張富有層次的網絡,細緻地描寫出對自然的神秘、詭譎以及敬畏的態度。池上鳳珠關注水的文化含義,這份關注同樣可見於〈眼簾裡的幻化世界〉和〈青花瓷〉。強調水作為生命的載體、自然的血液,而今水資源的缺乏與污染與麻痺需要藝術家不斷再次向人們提起申告。〈螺旋之舞〉是液體表面張力與池上鳳珠悉心的引導所創造出的成果,透過那鮮明的色彩與毫不間斷的動勢,讓觀眾能透過這一口口張開的網目,從中窺視那有若凝結,又有若游走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