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木拼板系列

〈木拼板〉是吳炫三2009發展至今的創作形式。初次見到吳炫三的木拼版作品,往往會被其盛大的尺幅和純粹的物質性所吸引,木拼版作品帶有獨特的「拾得物」(Found Object)的物質主義特徵,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木板材料原生的狀態,既帶給人雕塑的量體感受,也給予我們觀賞繪畫般的廣闊視野。這些由廢棄的木頭、樹皮所擺置併接的作品乍看之下有如拼圖,又有如馬賽克般繁瑣規律。觀眾可以看到視覺造型輪廓上有顯著的原始藝術的語彙,被俐落僵直的直刀所刻畫、所雕鑿、所切割。彷彿原始部落中雕刻、裝飾,賦予物件以神性的舉動,像是一個原始面具,又彷彿成為一塊塊被河道切割的土地,有著亞馬遜廣袤叢林般的感性圖地的氣味。在木拼板的系列作品中,吳炫三捨棄了具象的表述性的圖像語言,僅為了在畫面的最終能賦予並傳達出吳炫三追求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心緒。

MEIYI &DALI

2007-2012/複合媒材

〈木拼板〉是吳炫三2009發展至今的創作形式。初次見到吳炫三的木拼版作品,往往會被其盛大的尺幅和純粹的物質性所吸引,木拼版作品帶有獨特的「拾得物」(Found Object)的物質主義特徵,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木板材料原生的狀態,既帶給人雕塑的量體感受,也給予我們觀賞繪畫般的廣闊視野。這些由廢棄的木頭、樹皮所擺置併接的作品乍看之下有如拼圖,又有如馬賽克般繁瑣規律。觀眾可以看到視覺造型輪廓上有顯著的原始藝術的語彙,被俐落僵直的直刀所刻畫、所雕鑿、所切割。彷彿原始部落中雕刻、裝飾,賦予物件以神性的舉動,像是一個原始面具,又彷彿成為一塊塊被河道切割的土地,有著亞馬遜廣袤叢林般的感性圖地的氣味。在木拼板的系列作品中,吳炫三捨棄了具象的表述性的圖像語言,僅為了在畫面的最終能賦予並傳達出吳炫三追求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心緒。

BABA & SASA

2007-2012/複合媒材

〈木拼板〉是吳炫三2009發展至今的創作形式。初次見到吳炫三的木拼版作品,往往會被其盛大的尺幅和純粹的物質性所吸引,木拼版作品帶有獨特的「拾得物」(Found Object)的物質主義特徵,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木板材料原生的狀態,既帶給人雕塑的量體感受,也給予我們觀賞繪畫般的廣闊視野。這些由廢棄的木頭、樹皮所擺置併接的作品乍看之下有如拼圖,又有如馬賽克般繁瑣規律。觀眾可以看到視覺造型輪廓上有顯著的原始藝術的語彙,被俐落僵直的直刀所刻畫、所雕鑿、所切割。彷彿原始部落中雕刻、裝飾,賦予物件以神性的舉動,像是一個原始面具,又彷彿成為一塊塊被河道切割的土地,有著亞馬遜廣袤叢林般的感性圖地的氣味。在木拼板的系列作品中,吳炫三捨棄了具象的表述性的圖像語言,僅為了在畫面的最終能賦予並傳達出吳炫三追求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心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