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黃敏哲個展

台開新秀藝術家-黃敏哲

黃敏哲Huang Min Jhe 

作品探討鄉愁所觸發的孤獨感受,並以藝術創作實踐,面對其對於家鄉、環境、物品、人群……等所投注的情感,進而剖析當代社會中游移的集體氛圍。目前生活與創作於高雄。

展覽
2018  「同行-黃敏哲首次個展」,築空間,台北,台灣
2018  「未來進行式-2018台開新秀群展」,築空間,台北,台灣
2017  「漬」,帕莎蒂娜烘焙坊文化店 / 帕莎蒂娜義大利屋,高雄,台灣 (研究所畢業發表 )
2017  「我想你―黏稠之地」,高雄市文化中心至上館,高雄,台灣 (研究所畢業發表 )
2017  「高雄漾藝術博覽會」,駁二藝術特區―大勇區自行車倉庫,高雄,台灣
2017  「藝術新聲―十一校畢業生推薦展」,台中市大墩文化中心,台中,台灣
2017  「新藝新聲―兩岸青年視覺藝術交流展」,交通大學 / 屏東大學 / 中山大學 / 中興
大學,台灣;中國美術學院,中國
2016  「國際袖珍雕塑邀請展―微物誌」,116 藝術空間,高雄,台灣
2016  「新藝新聲―兩岸青年視覺藝術交流展」,正修科技大學 / 劍潭青年會館,台灣
2015  「藝術新聲―十校畢業生推薦展」,台中市大墩文化中心,台中,台灣
2015  「藝青人才培育―青年藝術家作品徵件行銷活動」, 大溪藝文之家,桃園,台灣; 
物 3 明星咖啡館,高雄,台灣
作品典藏
2015    獲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美術學系 104 年畢業美展優秀作品獎典藏,台中,台灣
獲獎經歷
2014  「第一屆中區藝文競賽」繪畫創作組第一名。
2014  「第 13 屆桃源創作獎」入選,桃園市文化局,桃園,台灣
2014  「藝青人才培育―青年藝術家作品徵件行銷活動」西畫類特優,雲林縣螺陽文教基
金會,雲林,台灣

山01

「超人力霸王」 是我童年時期的英雄,我將它放置在香蕉樹影的景像中,試圖將畫面拉回童年時昂首的視角,對於我來說雄壯挺拔的超人就如同大山一般地佇立在正義的一方,無懼地面對前方未知的外星入侵生物,它保護著人們的家園,彷彿在家鄉天空就可以看到它的身影。然而,寫實描繪的物像背後所隱含的是虛幻的轉印影像,它如同現實中眼前所追逐的漂浮肥皂泡泡,容易讓人忽略了周圍的環境,泡泡最終會破,而人們當下所處之環境是不變的。作品中我描繪香蕉樹剪影投射為我心目中那座不變而挺立的山,在黑黢黢的樹影中,得以投注豐富的想像和產生無以數計的記憶連結,每個人心中都有這麼一座美麗而孤遠的山,它守護著我們,那是我們的故鄉。

山01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200x65cm 2016

山02

《Mountain-02》之中,我簡化了物像的象徵性。是為「思念的再現」系列的總結,亦是開啟之後「黏稠之地」系列作品發展的一件作品。在顏色上大範圍的運用了黑色,塑造一夜晚、荒原甚至是宇宙的景象,畫面上以光的能量、山陵線……等線性的能量牽引,彷彿人們置身於無光害的廣闊草原,正尋覓著星空中灑落的流星,身處黑暗中很難察覺到自己,呼應在現實生活中前行的人們,日復一日辛苦地朝著那心中模糊的遠山走去,在這條路上,不易察覺積累在自己身上的痕跡,而它卻是使我們更加茁壯的能量和記憶。

山02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200x65cm 2016

石頭路上Ⅱ

小時候時常摸黑拿著手電筒陪著父親去合作農場撿拾地上掉落的香蕉,那是趟辛苦的回憶。記得開車返家的道路上滿覆著小石頭,而我即是描寫在車頭燈照耀下地上那些看似發亮的石頭。

石頭路上Ⅱ 木板、油彩、壓克力 橢圓10x9.5cm 2016

內與外的棲所

網路資訊、科技的發達,創造了第二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人們可以成為任何的角色,甚至深陷其中。在畫面中構築了大面積的網格支架,塑造一個可以自由穿梭內與外的扁平空間,而另一圖像上,我截除了飛鳥本身頭部的圖像,減去了品種、個性和物像原本的意義象徵,表現飛鳥正似乎欲飛往何處的狀態,或許是種逃亡;或許是種追尋,在兩個圖像的組合對話中,抓取某種生物狀態與空間之間的互動關係。對照生活周遭的人們,並提出一個疑問,被眷養的鳥,牠所認知的世界究竟是籠子內或籠子外呢?在現實與資訊世界中或許人們正不斷地在為自己定位棲所。

內與外的棲所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組件41×31.5cm /162x130cm 2016

黏稠之地­-捲

此作品是以衣物影像疊影後,所營造出來的物像。物像靜置於一扁平的黑色空間中,似山亦像人體捲曲臥躺之姿,而它的皺褶宛如大地泥土、人體皮膚般虛實層疊,並向著那深不見底的遠方不斷綿延,任由思緒遨遊,且自由地手足無措。我之所以選擇衣物做為圖像中景觀的營造,是因為透過日常物品的觀察就可以看出使用者的性格和習慣,人與物品朝夕相處,我們的心靈同時日漸地稀釋其中。

黏稠之地­-捲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145.5x89.5cm 2016

存在

物像一如趨光蜉蝣般的聚集,亦如浪花般的飛濺,我們在漆黑空間裡投以注視的目光,靜止中似乎富含著動感,又包含著身體與心靈的投射,構成內在聚集與外在發散間不斷對話的過程。它綻放在記憶中的某些節點,是人們不斷追尋的一道光,也是永遠存在的一道光。存於心之願,必定得經踏實地實踐才能到達。

存在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91x65cm 2016

老子在《道德經》中所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道」由「理」而生成萬物,其內容的「一」指的是演變層次之始,其由簡入繁的過程。作品中我繪製一撇最簡單的光束,探索和回歸人們孤獨的本質,同時也表達對於父親的思念之情。「一」字是我父親名字中的最後一字,這道光束不僅隱含著對於父親的想念,亦對於童年與家人玩煙花的記憶產生連結,它在短暫的時間內獨自綻放又消失,似乎沒有留下什麼,但其實什麼都留下了,它是一道消逝與留存相容的閃焰,時間洪流中永遠的存在。

一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233x91cm 2017

隱隱地到來,靜靜地離去

從我的老家望去有一座山,名為「中寮山」 ,山上有一大片墓園,每逢清明我們家族就會上山掃墓,因為祖先都住在那裡。小時候時常去爬那座山,也因為它,我喜歡爬山。爬山的狀態讓我感到很自由,雖然汗流滿面,卻比都市生活來的充足踏實,只為登高望遠,亦如人生。作品中我以瓦楞紙塑造如山的景像,它在日常生活中常被利用來包裹和運送,如同人的身軀,隨著時間、經歷便會慢慢地衰弱老去。活著好似爬山,眼前沒有清晰明確的指引,過程中人們皆得拖著積累傷痕的外衣、發散潮濕黏膩的氣味,朝向山頂走去,途中無人,卻滿溢著細碎之聲。

隱隱地到來,靜靜地離去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162x112cm 2016

沒有記得亦未曾遺忘

由李叔同作詞的歌曲《送別》中所唱:「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生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腳,知交半零落。一觚濁酒近於歡,今宵別夢寒。……。」 ,以長亭、古道、芳草、晚風、拂柳、笛聲以及夕陽等景色營造別離之氛圍,其唱出景色依舊但人事已全非的惆悵感受,是一首以景寫情的歌曲。在我的家鄉生長著許多的野草,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看著它們成群結隊的樣子,雖不起眼但那是最堅韌的存在,尤其在整理農園的時候,特別可以感受到它們的團結,根部雖然吃土不深,處理起來卻也是相當棘手。在我離開家鄉前往大城市的路上,看見它們時而揮手;時而點頭,我此刻可以明白李叔同詞中所寫的惘然若失,我正與此地道別。鄉愁源自於記憶和情感,在離別之時,我們沒有記得亦未曾遺忘。

沒有記得亦未曾遺忘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350x90cm 2017

同行

家鄉後院生長著一排檳榔樹,有時候我會到家裡二樓陽台放空,看著它們什麼也不想,正如同它們呆愣愣地於原地隨風搖曳,這種步調緩慢地很深刻。不論是白晝或是黑夜它們都一直站在那裡,時不時發出葉面摩擦的聲音,它們直情徑行的傳遞給站在遠處的我,那是它們內心的呢喃。而此刻我了解它們的孤獨,因為我也跟它們站在一起。在《同行》這組作品裡,我嘗試運用鉛筆素描來刻畫具影像感之物像,以剪影作為心靈思想與記憶的窗口,藉此揭開鄉愁中人們本質的孤獨,雖然媒材的轉換使創作時間大幅拉長,但同時我也在實踐過程中重新的審視自己。

同行 鉛筆、紙本、水性顏料 組件109×78.7cm/ 109×78.7cm 2017

時代之夢

我們在這條路上渴望遇見誰,手抓得很緊,頭也不回,前方卻是越見深邃。唯有在孤獨時刻能夠讓我們返回,從夢中醒來,迎向那一道光亮的地平線。

時代之夢 鉛筆、紙本、水性顏料 109×70.4cm 2017

同在Ⅱ

它們存在於童年至今的記憶裡、存在於生活周遭的環境裡,過眼的景象如同風一般,成為伴隨我們同在的一種鄉愁。

同在Ⅱ 現成物、壓克力 圓直徑14cm 2017

同在Ⅲ

它們存在於童年至今的記憶裡、存在於生活周遭的環境裡,過眼的景象如同風一般,成為伴隨我們同在的一種鄉愁。

同在Ⅲ 現成物、壓克力 圓直徑14cm 2017

呼吸Ⅰ

潮濕、悶熱而黏膩是我對於家鄉香蕉園的印象。農作的時間通常在下午的三點到六點,因為香蕉園半日照的環境,陽光不至於直接的曝曬身體,但園中植物茂密和蚊蟲較多,衣服總是要穿得密不通風,每每都因密集勞動而全身大汗,過程中身體的感受會相當強烈,例如大量流汗導致的黏膩感、被毛毛蟲「親」 到身體所造成的紅腫疹子、灌溉後泥土潮濕的氣味、不慎被農具或棘刺劃破皮膚的疼痛感……等,對於我而言這是環境與身體的深刻互動,也是意志與身體的戰鬥。我以「呼吸」以及對於記憶環境的體會之中,挖掘潛在的心靈感受,從呼吸裡頭看見真實的自己。

呼吸Ⅰ 紙本、壓克力、影像轉印 52x31cm 2017

呼吸Ⅲ

潮濕、悶熱而黏膩是我對於家鄉香蕉園的印象。農作的時間通常在下午的三點到六點,因為香蕉園半日照的環境,陽光不至於直接的曝曬身體,但園中植物茂密和蚊蟲較多,衣服總是要穿得密不通風,每每都因密集勞動而全身大汗,過程中身體的感受會相當強烈,例如大量流汗導致的黏膩感、被毛毛蟲「親」 到身體所造成的紅腫疹子、灌溉後泥土潮濕的氣味、不慎被農具或棘刺劃破皮膚的疼痛感……等,對於我而言這是環境與身體的深刻互動,也是意志與身體的戰鬥。我以「呼吸」以及對於記憶環境的體會之中,挖掘潛在的心靈感受,從呼吸裡頭看見真實的自己。

呼吸Ⅲ 紙本、壓克力、影像轉印 52x32.5cm 2017

一個人的早晨,如此安靜和孤獨,卻又滿溢生機和詩意,新的樂章響起了,在空氣中屹立不搖的擺動著,誰都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而我們就是期待這樣的未來;這樣新的早晨來臨。

晨 紙本、壓克力、影像轉印 52.5x20cm 2017

等待

物像一如趨光蜉蝣般的聚集,亦如浪花般的飛濺,我們在漆黑空間裡投以注視的目光,靜止中似乎富含著動感,又包含著身體與心靈的投射,構成內在聚集與外在發散間不斷對話的過程。它綻放在記憶中的某些節點,是人們不斷追尋的一道光,也是永遠存在的一道光。存於心之願,必定得經踏實地實踐才能到達。

等待 木板、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組件 40x40cm /40x40cm 2018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物像一如趨光蜉蝣般的聚集,亦如浪花般的飛濺,我們在漆黑空間裡投以注視的目光,靜止中似乎富含著動感,又包含著身體與心靈的投射,構成內在聚集與外在發散間不斷對話的過程。它綻放在記憶中的某些節點,是人們不斷追尋的一道光,也是永遠存在的一道光。存於心之願,必定得經踏實地實踐才能到達。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220x65cm 2018

同行 素描手稿

家鄉後院生長著一排檳榔樹,有時候我會到家裡二樓陽台放空,看著它們什麼也不想,正如同它們呆愣愣地於原地隨風搖曳,這種步調緩慢地很深刻。不論是白晝或是黑夜它們都一直站在那裡,時不時發出葉面摩擦的聲音,它們直情徑行的傳遞給站在遠處的我,那是它們內心的呢喃。而此刻我了解它們的孤獨,因為我也跟它們站在一起。在《同行》這組作品裡,我嘗試運用鉛筆素描來刻畫具影像感之物像,以剪影作為心靈思想與記憶的窗口,藉此揭開鄉愁中人們本質的孤獨,雖然媒材的轉換使創作時間大幅拉長,但同時我也在實踐過程中重新的審視自己。

同行 素描手稿 紙本、素描23x21cm 2017

小港的樹

我靜靜地刻畫生長在小港機場旁的一棵樹,無論日子如何起落,它一直安定在那裡,所以我減弱其物象的複雜和寫實性,藉由寫生渴望能夠觸碰自我那飄忽不定的心靈。

小港的樹 紙本、素描 27x20.5cm 2017

沒有記得亦未曾遺忘 素描手稿

由李叔同作詞的歌曲《送別》中所唱:「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生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腳,知交半零落。一觚濁酒近於歡,今宵別夢寒。……。」 ,以長亭、古道、芳草、晚風、拂柳、笛聲以及夕陽等景色營造別離之氛圍,其唱出景色依舊但人事已全非的惆悵感受,是一首以景寫情的歌曲。在我的家鄉生長著許多的野草,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看著它們成群結隊的樣子,雖不起眼但那是最堅韌的存在,尤其在整理農園的時候,特別可以感受到它們的團結,根部雖然吃土不深,處理起來卻也是相當棘手。在我離開家鄉前往大城市的路上,看見它們時而揮手;時而點頭,我此刻可以明白李叔同詞中所寫的惘然若失,我正與此地道別。鄉愁源自於記憶和情感,在離別之時,我們沒有記得亦未曾遺忘。

沒有記得亦未曾遺忘 素描手稿 紙本、素描 32.5x21cm 2017

心中明亮的地方

物像一如趨光蜉蝣般的聚集,亦如浪花般的飛濺,我們在漆黑空間裡投以注視的目光,靜止中似乎富含著動感,又包含著身體與心靈的投射,構成內在聚集與外在發散間不斷對話的過程。它綻放在記憶中的某些節點,是人們不斷追尋的一道光,也是永遠存在的一道光。存於心之願,必定得經踏實地實踐才能到達。

心中明亮的地方 紙本、素描39x25cm 2018

祈願之海I

在2018年的春天,我養成了每天下午爬壽山的運動習慣,一方面是為了強身健體,另一方面則是可以紓解被困在大城市裡的鬱悶和徬徨,上山的過程中從重重心事到豁然開朗,它讓自己與緊縮的心靈對話並解放之,這是我從爬山、自然裡頭所學習到的事。其中最令我神往的是山頂上看得到映著夕照的台灣海峽,那片海宛如散發金光的許願池,而我可以向它傾吐一切,從心與自己連結。

祈願之海I 木板、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60x60cm 2018

祈願之海II

在2018年的春天,我養成了每天下午爬壽山的運動習慣,一方面是為了強身健體,另一方面則是可以紓解被困在大城市裡的鬱悶和徬徨,上山的過程中從重重心事到豁然開朗,它讓自己與緊縮的心靈對話並解放之,這是我從爬山、自然裡頭所學習到的事。其中最令我神往的是山頂上看得到映著夕照的台灣海峽,那片海宛如散發金光的許願池,而我可以向它傾吐一切,從心與自己連結。

祈願之海II 木板、油彩、壓克力、影像轉印 65x53cm 2018

靜河

在台南的南化水庫裡頭有一秘境名為大地谷,凡每年的三月到五月枯水期才能一睹奇景。那是一條充滿奇岩怪石及高聳峭壁的河谷,進去裡頭我意識到了渺小所造就的偉大,一如寧靜的河水越流越遠且越深。

靜河 木板、壓克力、油彩繪於壓克力板 52.5x39.5c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