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青花瓷系列

〈青花瓷〉是一系列勾繪在瓷器上的作品,與傳統的青花精筆勾勒工藝產生對話,傳達出與傳統的青花瓷不同的自然美學觀。這些藍色的青花被池上鳳珠稱之為「生命的線條」,對池上而言,藍色是最能代表世界之綻放的色彩,既象徵著海洋,也象徵著天空的蔚藍,是自然運行的血液。在瓷器上,他時而潑灑,時而勾勒出她精心透析的自然美學,而透過這些巧手繁衍出的精美的線條沈穩地應對東方文化傳統的自然美學,以輕快而歡愉、細膩而流暢的筆調,明亮地歌頌著自然萬物,是花卉草葉也是蟲鳴鈴聲,是風與水的律動,也是充滿著繁複而盛美的生命萬物,張揚地飛散。我們可以把它當成另一首較為輕盈而從容的〈螺旋之舞〉,同樣奠基於人類對自然誠摯地感受,當觀眾為這些作品所圍繞,可以試著緊緊跟隨這些藍色青花,從而感受到一種從自然的喧鬧聲中獲得的平靜。

傳播聲生命的種子

2015/瓷器

〈青花瓷〉是一系列勾繪在瓷器上的作品,與傳統的青花精筆勾勒工藝產生對話,傳達出與傳統的青花瓷不同的自然美學觀。這些藍色的青花被池上鳳珠稱之為「生命的線條」,對池上而言,藍色是最能代表世界之綻放的色彩,既象徵著海洋,也象徵著天空的蔚藍,是自然運行的血液。在瓷器上,他時而潑灑,時而勾勒出她精心透析的自然美學,而透過這些巧手繁衍出的精美的線條沈穩地應對東方文化傳統的自然美學,以輕快而歡愉、細膩而流暢的筆調,明亮地歌頌著自然萬物,是花卉草葉也是蟲鳴鈴聲,是風與水的律動,也是充滿著繁複而盛美的生命萬物,張揚地飛散。我們可以把它當成另一首較為輕盈而從容的〈螺旋之舞〉,同樣奠基於人類對自然誠摯地感受,當觀眾為這些作品所圍繞,可以試著緊緊跟隨這些藍色青花,從而感受到一種從自然的喧鬧聲中獲得的平靜。

魔樹的細胞

2015/瓷器

〈青花瓷〉是一系列勾繪在瓷器上的作品,與傳統的青花精筆勾勒工藝產生對話,傳達出與傳統的青花瓷不同的自然美學觀。這些藍色的青花被池上鳳珠稱之為「生命的線條」,對池上而言,藍色是最能代表世界之綻放的色彩,既象徵著海洋,也象徵著天空的蔚藍,是自然運行的血液。在瓷器上,他時而潑灑,時而勾勒出她精心透析的自然美學,而透過這些巧手繁衍出的精美的線條沈穩地應對東方文化傳統的自然美學,以輕快而歡愉、細膩而流暢的筆調,明亮地歌頌著自然萬物,是花卉草葉也是蟲鳴鈴聲,是風與水的律動,也是充滿著繁複而盛美的生命萬物,張揚地飛散。我們可以把它當成另一首較為輕盈而從容的〈螺旋之舞〉,同樣奠基於人類對自然誠摯地感受,當觀眾為這些作品所圍繞,可以試著緊緊跟隨這些藍色青花,從而感受到一種從自然的喧鬧聲中獲得的平靜。

彩虹細胞系列-09

2014/瓷器

〈青花瓷〉是一系列勾繪在瓷器上的作品,與傳統的青花精筆勾勒工藝產生對話,傳達出與傳統的青花瓷不同的自然美學觀。這些藍色的青花被池上鳳珠稱之為「生命的線條」,對池上而言,藍色是最能代表世界之綻放的色彩,既象徵著海洋,也象徵著天空的蔚藍,是自然運行的血液。在瓷器上,他時而潑灑,時而勾勒出她精心透析的自然美學,而透過這些巧手繁衍出的精美的線條沈穩地應對東方文化傳統的自然美學,以輕快而歡愉、細膩而流暢的筆調,明亮地歌頌著自然萬物,是花卉草葉也是蟲鳴鈴聲,是風與水的律動,也是充滿著繁複而盛美的生命萬物,張揚地飛散。我們可以把它當成另一首較為輕盈而從容的〈螺旋之舞〉,同樣奠基於人類對自然誠摯地感受,當觀眾為這些作品所圍繞,可以試著緊緊跟隨這些藍色青花,從而感受到一種從自然的喧鬧聲中獲得的平靜。

律動萬花之森

2013-2015/瓷器

〈青花瓷〉是一系列勾繪在瓷器上的作品,與傳統的青花精筆勾勒工藝產生對話,傳達出與傳統的青花瓷不同的自然美學觀。這些藍色的青花被池上鳳珠稱之為「生命的線條」,對池上而言,藍色是最能代表世界之綻放的色彩,既象徵著海洋,也象徵著天空的蔚藍,是自然運行的血液。在瓷器上,他時而潑灑,時而勾勒出她精心透析的自然美學,而透過這些巧手繁衍出的精美的線條沈穩地應對東方文化傳統的自然美學,以輕快而歡愉、細膩而流暢的筆調,明亮地歌頌著自然萬物,是花卉草葉也是蟲鳴鈴聲,是風與水的律動,也是充滿著繁複而盛美的生命萬物,張揚地飛散。我們可以把它當成另一首較為輕盈而從容的〈螺旋之舞〉,同樣奠基於人類對自然誠摯地感受,當觀眾為這些作品所圍繞,可以試著緊緊跟隨這些藍色青花,從而感受到一種從自然的喧鬧聲中獲得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