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雕塑系列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寰宇

2015/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滑雪冠軍

2000/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父親母親和小孩

2011/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2006/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A-SUN WU和ASMATS族的對話

2010/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金礦五猴

2015/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等待主人的貓咪

2010/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少女

2015/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黑武士

2015/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達陣的喜悅

2015/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

解鎖的女孩

2015/複合媒材

吳炫三的立體雕塑表現豐富多元,在木頭、金屬、動物骨骼和現成物(Readymade)之間尋找對話的方式,透過多種媒材間的媒合造就出不同的雕塑姿態,這些立體的雕塑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對象,它也可以被解讀成一個塑造空間的舉動,這些穿透之處造就出新的微分的空間,讓觀眾時而透過身體領會到吳炫三從這些古拙、帶有原始意味的雕塑所創造出的場域的氛圍給人的獨特感受。吳炫三談到在非洲行旅時所見,原始部落對雕塑行動、對視覺圖像的不拘不泥,一她們如在洞穴之中所紀錄下的圖騰。這種基於人類的衝動以及動物性的感性所造就的原始自由表達成為吳炫三刻劃出一個個具表現力的符號,再加諸其上的,是由泥土、貝殼粉、磚紅粉等天然材料形成的色彩,種種一切的結合,竟意外地令我們感受到如此親切熟稔,甚至能體會到此中稚趣而深刻的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