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あの輝ける日々」光輝時刻 石山哲也個展

 

 

日本陶藝家石山哲也曾是一位修復考古出土物件的技師。在早期的工作中,不知經手多少偶像。無論代表的是已逝與尚存的宗教、族裔精神之所繫、個人生命的慰藉⋯⋯在在都述說著自己的故事,經過歷史的淬煉,進入日後成就知名藝匠的雙手之間,成為作品發想的無聲泉源。

「當人類能看得到原本或其他人類看不見的東西時,是人類將自己和能見物體作角色對換產生的幻覺;或是神蹟賜給這人的特殊能力」

從千年出土古物到當代手製形象,石山哲也捨去精雕表象的工法,以作品直指神祇的時空本質,卻扭轉了視線方向。原本只許信徒仰望寄託的神像,甚至掌握判奸懲逆的無上力量,如今藝術家藉以引來文明的真實,探問觀者神祇終究何在。歷史的長流中,傳說成為神話、部族共創精神核心、甚至人也可以成為神,在精神空間裡拓出位置,成為集體共享之物。而經由不同的材質,時地各異的匠人們琢磨族人口中的神意,親手塑造投射在心中的具象。

石山哲也曾以鑲嵌工法呈現陶瓷似水的質地,本次展出的作品則如珊瑚礁石般喚醒如海之深的文明溯源。命名為「光輝時刻」的展覽,並非意在喚醒亙古蒙塵的虔敬,而是點出不同名號的形象之間超越時空距離乃至文化隔閡而共享的,曾幻化為靈動意志的時光底蘊。

最初只是人類思考存在源起的迴響、而後成為凝聚族類的標的,最後則是寄寓先祖軌跡的依託。作品並不只是如神的形象,而是傳神的意旨。觀者既能內視自屬,也可迎往千百年間無數的精神流脈,讓作品喚醒自我空間深處的意象,重拾承繼自袞袞逝者的,自始涵化於內卻難以追索的記憶。

對石山哲也來說,塑像不止是回顧歷史,同時也是創造歷史。藝術家匯集過往,抹去細節,眼光著落在未來人類傳承的希望。若在作者百世後歷劫回歸,流傳久遠的形象又將遁入無限延伸的輪迴。